基于权益的代币协议中的通货膨胀和参与度

广受喜爱的加密代币和基于区块链的协议使用着不同的模式来发行代币。

  • 一些协议起初会发行固定数量的代币,之后就不再制造任何代币了,如 Augur 和 Golem 。
  • 其他像比特币和 Zcash 这样的协议则会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通过挖矿或其它方式来发行代币,但仍有固定的代币供应量,这样代币的最终发行数量始终不会超过某一总额。
  • 还有像以太坊这样的协议,它会持续发行代币,保持着暂时稳定、但又可以通过分叉改变的通货膨胀率,这样代币的总数就无法确定了。

根据协议类型及其所激励的行为种类,这些模式都可以发挥作用。在这篇文章中,我将描述基于权益的协议中的一个通过算法调整的代币发行模式,其中高质量的参与度对于网络质量和安全至关重要。这类网络中这种模式的情况如下:

  1. 参与者为网络创造价值。
  2. 参与率越高,安全性越大。
  3. 必须有参与动机。
  4. 以参与率而非代币发行率为目标能更好地与确保高质量网络保持一致。
  5. 通过去中心化治理而非代币发行率更容易实现参与度目标。

-通货膨胀和之后的代币发行经过三轮调整直至参与率与目标相匹配。-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会使得代币发行速率变得不可预知。让我们来探讨下为什么这更可能会使得网络能如预期般高效地传达核心价值主张。

注——权益证明、抵押和委托的背景简介:在权益证明或委托式权益证明协议中,用户将其代币存放一段时间,作为有权做一份协议范围内工作的交换,比如制作一个区块、赚取一个区块的奖励、参与治理或选举其他人来扮演这些角色。参见 Liverpeer 上关于抵押和授权的这篇文章,里面有关于这些术语的一个简短概述和详细阐述。

参与者创造价值

在这些规划中,我们将把参与者定义为抵押自己代币的用户。由于他们正在抵押代币,且不得不抵押一段时间才能取出代币(可能要几个星期或几个月),所以他们必然要和网络的长期成功和有用性保持一致的目标。

但是他们所贡献的价值必须远远不止是仅仅与网络保持一致。他们必须也为保持网络质量和安全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在权益证明(PoS)协议中,他们可能是区块制作者或验证者。很重要的一点是,他们要维护网络连接,并每轮生成或签署一个区块,以免协议无法安全又高效地向前发展。在委任权益证明(DPoS)协议中,他们可能会提供研究和选举第三方来扮演这些角色或实现其他有价值的功能。DPoS中的参与者授予第三方这些权利,如果第三方不为网络最佳利益来行动,他们就会失去其部分权益(编者按:即代币抵押)。

参与度越大,安全性越高

在DPoS系统中,被委派的特殊角色数量有限。整个网络参与这一选举过程的百分比越高,其选举某人担当这些关键角色之一以发动网络攻击的费用就越昂贵。

举个具体的例子, Cosmos 里收集交易并进行协调以在 Tendermint 共识算法中制作/签署区块链的验证者屈指可数。由于网络和协调的实际局限性,这些角色(可能最初是100个)的数量有限。如果某人能获得足够权益来从这些节点中选 1/3(按:即一个参与者获得 1/3 的决定权),那么协议可能会失效,且在运行不诚实时需要分叉。现在试着研究下,相对于 Atom 币的市值和参与率而言,1/3 被选验证器的费用:如果共有 10%Atom 币参与抵押,那么攻击者只需获得 3.3% 市场中未抵押的代币来进行攻击,但是如果有 90% 代币被抵押了,那么攻击者必须获得 30% 的代币才能攻击网络。虽然这个例子对数字稍微进行了简化,但是它应该可以辅助说明抵押的权益(按:即代币)越多,攻击成本就越高,网络也就越安全。记住被抵押权益被长期锁住,所以网络的长期有用性更可能会被优先考虑,而非以网络为代价的短期机会。

需要经济激励来促进你的参与

我们已经说了参与度是如何通过押注来提供安全性和增加价值的,但是为什么有人奉献了其资源——知识、参与度和宝贵时间——并在一段时间内抵押其来参与协议呢?当然是出于经济动机了。

一些网络授权抵押代币的参与者来收取平台的部分网络费用,另一些网络授予参与者决定未来方向和工具的治理权利,还有一些网络用通货膨胀来刺激另外的参与者。

通货膨胀很有趣,因为其分配方式决定了网络长期所重点发展的东西。如果新铸造的代币被平均分发给了所有代币持有者,则该代币会毫无作用。如果只是分发给了少数扮演特殊角色的人,比如矿工,那么该代币就有可能会汇集网络中的财富和权力。但是在一个基于权益的协议中,该代币可根据其所拥有权益来广泛分发给每一位参与的用户。这样就达到了让在那些参与的人中增加网络所有权以及在不参与的人中减少网络所有权的效果。

我们已经定义了参与度可以增加网络价值,且通货膨胀可用作推动参与的激励措施。长期一致性、价值创造和所有权增加对于那些提供这些的人来说就是结果。

以参与率而非通胀率为目标来确保网络高质

根据上述观点,似乎网络想要尽可能通过抵押来达到接近100%的参与度。同样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更高的参与度会提高安全性,但是保持一些代币不抵押也有很多用途。转移代币、将代币用于支付主要网络工具以及在生态系统应用程序中使用代币,都是不抵押所有代币的原因。例如在以太坊中,当 Casper 上线时,人们仍然需要流动的以太币来在网上支付 gas 费用;储存以备在 ENS 和 Maker 中使用,以及保留以便套现并用本地货币现金支付货物和服务。

这种思路会使人得出这样的结论,即比起以一个固定代币供应的详细代币发行计划为目标相比,以一个特定的参与率为目标来确保网络的高质和安全可能更重要。

由于通货膨胀可用于激励参与度,如果参与度太低,通货膨胀率可以逐渐增加。这会使更多人参与,因为他们看到越来越多的好处和机会来增加他们的网络所有权。或者这会使参与者更快地增加其网络所有权,并激励参与者通过提供更多网络认为有价值的资源(中央处理器、带宽、连接、时间、专业知识等)来为网络增加价值。

如果参与度比所需还高,那么通货膨胀率就会下降,导致针对选择将代币用作他途的人所减少的网络所有权的罚金也少了。这还会推动创建额外的生态系统组成部分的,从而使得代币有多个用途,进而为所有组成部分增加整体效用。

这种通货膨胀率可通过算法来控制,无需人力或治理干预。实际上,这样可能更好。如果使参与度(以及网络质量)增加或减少的主杠杆只能通过治理来移动,那么这可能会使网络瘫痪,或使其以非最高效率长时间时间运行甚至一直下去。用一个调整算法来改动参与度刺激措施将很快使得用户要么改变其行为,要么将网络所有权转移给为了网络利益行事的人。

通过分散化治理而非通货膨胀率,参与度目标可能更容易实现

到目前为止,你已经知道了上述认为通货膨胀率应由协议来自动变动以刺激某一参与度目标的建议。但是如果你设置的参参与度目标不对怎么办呢?这难道不就是将一个需要靠治理确定的参数转移到另一个需要治理来确定的参数上吗?这样的话,制定硬分叉或通过参数更新投票又或让矿工签署协议更新不是很难吗?

是的,参数可能需要改动,而这的确需要通过治理才能得以实现,并且这些机制中的每一个都带来了各自的挑战。但是可能让投资者掌握变动参与度目标的具体效果会比掌握变动通货膨胀率的效果要更简单。

例如,想象有一个协议似乎没有很高的参与度,且一个团队正试图发起一次硬分叉以将代币的年通货膨胀率从6.8%变动到7.3%。在反方面,用户很容易就知道如果他们不采取更多的行动,他们的网络份额就会被削减。在最好的方面,他们可能真的相信实际上参与度将上升……但是谁又真的会知道上升多少呢?

现在想象下在同一个协议中,参与度目标设置为50%,且一个团队正试图创造这样一个实例,即我们已经看到约3%不诚实节点扮演着重要角色,且有充足的代币流动性以支持多种用途,所以将参与度提升到60%将减少破坏网络效率的不诚实参与者的百分比。即使这就像之前的情况中通货膨胀率提议一样随意,但感觉更能为人们所掌握且与积极影响相关。这里并未提及通货膨胀、价值耗减和代币发行计划表。只有一个长期的价值一致的论点要提出以实现所建议的改变。

最终结果

这些情况下的一个主要变化是如果最终供应量不固定或甚至没有一点确定性时,则很难计算一个代币的价值。但是可以根据效用和未来预期用途来计算网络价值。不管怎样难道那不是人们应该做的吗?

在基于权益的系统中,如上面所述,值得注意的是通过参与、扮演其角色以及抵押来增加价值的参与者将保持或提高其在网络中的所有权百分比。这与任一代币的价值无关,而与网络中一定百分比的所有权所代表的价值有关。通过增加价值和安全性,其网络所有权则变得可保护且可增加。且这是激励协议的一致性所应寻求的。


原文链接: https://medium.com/@petkanics/inflation-and-participation-in-stake-based-token-protocols-1593688612bf
作者: Doug Petkanics
翻译&校对: 李丽 & Elisa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