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一个在寻找问题的解决方案?

自从 2009 年比特币闯入了世界的舞台,无数栏目开始专注于分布式分类账本技术(distributed ledger technology,下文简称 DLT)与区块链技术的报道。打那以后,许多金融机构,政府以及其他发展组织包括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与联合国都尝试测试与实施区块链解决方案。然而,尽管投入了大量的热情与资金,DLT 在加密货币(这也是另一群蝗虫)之外成功应用的案例还是比较少的。在 CGAP 项目中,我们一直在思考,在我们考虑的用例下,如零售支付、跨境支付、汇款与农业价值链,哪种区块链应用能适用于普惠金融(financial inclusion)。

其实我们遇到的问题并不是“区块链是否有用”,而是“区块链是否比市场中已有的其他技术更好”,以及转换到一种新的基于共识的技术解决方案需要权衡哪些成本效益。我们已经看到了很多概念证明区块链是有用的,但对于为什么 DLT 解决方案可能优于现有其他方案,目前还没有太多的定量分析。

因此,区块链在多大程度上能成为问题的解决方案?对于那些在普惠金融领域中考虑运用区块链作为解决方案的人来说,存在着几个重要的难点。

管理,规则,疏忽

对金融服务领域进行高度监管是有充分理由的,那就是在资金转移的时候确保其中没有协助犯罪或恐怖活动。金融领域中稳定性及隐私是重要的考虑因素。虽然区块链可以创建一个双方同意交易的不可篡改记录,但在金融领域,我们还必须确保输入分类账的信息合法并符合相关法规的。因此,在金融领域,区块链的参与者很可能是获得认证的使用许可分类账(校注:即联盟链)的交易方,可以在某个联盟中或与第三方规则制定者一同发起,且参与者需同意规则才能加入。除非用单纯的私有链结构,无论在零售还是批发业,设立区块链管理条例与规则跟现在建立一个支付系统一样那么复杂。如此看来,不明确部署 DLT 能否带来显著收益的原因不是技术问题,而是管理与规则问题。

监管

许多普惠金融的用例中,进度缓慢的影响因素不是技术,而是监管。很多支付系统包括跨境系统都是实时操作的,进度延迟是因为监管要求,其中主要涉及到反洗钱和打击资助恐怖主义(AML / CFT)或外汇管制。举个例子,在南非,我可以用 Real Time Clearing(即实时清算服务)在南非境内即时转账,但如果我转账到其他国家,可能需要好几天才能到账。最近我使用 Xoom (一种 Paypal 的服务)转账到英国和南非的银行户口。转账到英国总共花了 5 小时,而由于南非储备银行(校注:即南非央行)的外汇管制政策和程序需要,转账到南非花了 5 天(还导致我的账户被冻结了两周)。以上就是一个受监管而不是技术问题影响的例子。也就是说,从运营商的角度来看,DLT 可以通过让所有参与者实时了解净额结算仓位,并降低流动性管理成本和外汇风险,来帮助降低跨境转账成本。这种效率的提升对银行来说是非常有利的,但这种效益是否以及如何惠及到消费者还不得而知。 我们看到了 DLT 的潜力,却还没有看到它在实践中发挥作用。 而且,或许现有的技术解决方案就可以实现这一点。

隐私,复杂性,可扩展性

隐私保护是普惠金融中日益显著的重要挑战,且如果要采取适当的隐私控制措施,就会增加非集中管理系统的复杂性。SWIFT 是代表其成员银行处理跨境支付的协会,最近在其 11,000 家成员银行中的 28 家使用 DLT 完成了一份详细记录的概念证明。尽管 SWIFT 声称测试非常顺利,但还是总结说 DLT 仍需进一步的完善才能为生产级应用做好准备。在测试中可以清楚看出,DLT 能够简化国际结算银行来往账户中我方账户的清算,但隐私是个问题:仅仅 28 家银行进行测试就需要 528 个子账目以维护信息的机密性。SWIFT 计算出将 DLT 推广到所有成员银行需要创建 100,000 个子账目,从管理来说这是一个挑战。这种复杂性要求处理程序可扩展,而这也是现有数据库解决方案优于 DLT 的地方。 就目前技术来说,Visa 每秒可处理 24,000 笔交易,而我所了解的 DLT 最多可以做到每秒 1,500 至 2,000 笔交易。 在解决扩展方案时,由于错误或异步条目,DLT 的顺序逻辑性质以及分类帐中可能的分叉(即不兼容版本)会造成效率更加低下。

现金经济的十字路口

专注于将弱势群体纳入金融体系的普惠金融在新技术与现金经济的交叉路上面临着重大挑战。无论资金如何以数字化方式向全世界发送,至少在出现更好的数字化支付解决方案之前,穷人都会以现金方式获取并使用他们的财务资源。移动支付近年来因其在为穷人改善普惠金融所发挥的重要作用而备受关注。但移动支付充其量也只是一个技术型的解决方案,主要是改善现金分配业务。现金存入/取出的交互对于现金经济中的人们能够使用该系统至关重要。许多人在努力尝试把支付手段推向更加数字化。例如,使用智能手机和二维码大大降低了提供支付服务的成本,但这些解决方案在很大程度上受限于拥有智能手机和银行账户的人,而这在世界上许多较贫穷的地区还无法实现。而且智能手机和二维码也不需要 DLT。移动网络运营商与全球 290 万活跃的现金存取代理,非常有效地惠及到了穷人,世界银行的全球 Findex 明确证实了这一点。而且他们还在逐步增加国际汇款等应用。GSMA 估计,通过手机支付向非洲汇款比普通电汇少一半的费用。但这是现有技术的应用,并不能证明是 DLT 的功劳,尤其是在 3G 和电力贫乏的环境中更是如此。

追索权

最后,任何 DLT 解决方案都必须符合相关的追索与消费者保护机制,表明是要承担欺诈责任,还是帮助消费者追回下落不明或因输入数据错误而支付的款项?这不一定是分布式分类账操作人员的责任,但订立的规则必须得到系统参与者的一致同意并执行。追索对于建立消费者信心与信任是非常重要的。责任制也能使服务供应商不作恶:Visa 和万事达卡拥有强大的欺诈管理流程,即使存在很多精于黑客攻击系统的犯罪集团,他们也能在数万亿美元的行业中将欺诈限制在百分之零点零几的概率。

在普惠金融领域,我们还没有看到一种商业模式,能有力地说明 DLT 可以超越现有的依靠第三方管理者的技术解决方案。Ripple 也许是一个例外,但它基本上也是凭借其自身商业模式优异性的一个可控的第三方解决方案,并且与普惠金融还没有太大的联系。

但不是说引入 DLT 的解决方案就不会出现了。 我们认为 DLT 可能有突破的地方主要是对分布式实时信息有关键需求的领域:供应链融资、农业价值链、身份验证、个人数据存储、清算与结算、抵押与土地登记、以及信贷报告。但即使是这些用例也需要解答上面列举的一些问题,但更重要的是要了解引入 DLT 所涉及的权衡,并清楚您要解决的问题。创建一个能明确技术可行性的论点之后,接下来重要的是进行成本效益分析以确定 DLT 所带来的收益比现有技术解决方案更高。若直接采用 DLT,您就会面临把解决方案摆在问题之前的风险。

关于 CGAP

世界银行扶贫协商小组(CGAP)是一家致力于推进全球贫困群体获得金融服务的独立的政策与研究中心。其工作得到了 30 多个共同致力于减贫目标的发展机构与私人基金会的鼎力支持。CGAP 设于世界银行内,主要业务包括:提供市场信息,推广行业规范,开发创新解决方案,向政府机构、金融服务机构、捐赠者和投资者提供咨询和建议。


原文链接: http://www.cgap.org/blog/blockchain-solution-search-problem
作者: Greta Bull
翻译&校对: 哲妹 & Elisa

以太中文网经授权转载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