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V神的技术现场AMA精彩摘要

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携以太坊核心开发者Karl Floersch和David Knott 来到位于上海长宁区的来福士广场Neutrino区块链共享办公空间。由Queschain 创始人及 ECF 以太坊社区基金执行总监 QJ Wang担当主持人。现场和区块链技术开发者们交流。

嘉宾们就以太坊2.0路线图的内容,Casper、Plasma、Sharding等技术问题一一作答。

以下为和V神的技术现场AMA的精彩摘要部分。

嘉宾:QJ Wang/ David Knott/ Karl Floersch/ Vitalik Buterin

嘉宾介绍:

QJ Wang: Queschain 创始人及 ECF 以太坊社区基金执行总监

David Knott:OmiseGo项目的核心开发者,目前研究Plasma和OmiseGo的去中心化的交易所

Karl Floersch:以太坊Casper核心开发者,曾主导开发基于区块链的纯商业音乐平台UjoMusic,是以太坊平台软件端的核心开发者

目前以太坊拓展性的进展

Karl: 以太坊2.0是重要开发事件

Vitalik: 几个团队在开发Casper,Prysmatic Labs团队已经开发了几乎半年,目前已经进展很好,Pantheon团队进展也很好。我感觉从研究角度,在这个时点上已经接近完成了,剩余的主要是检查并确保我们不犯错。这包含很多工作,包括审计和形式化验证等等。这些即将开始。所以在Casper和分片上有很多进展。

David: 关于Plasma的进展,它开始于大的愿景,然后逐渐实现。研究者将其具体化同时面临一些限制。一开始有Plasma MVP,然后就有了Plasma cash。有了它们,用户不必验证整条链。

Karl: 特别想推荐Plasma debit,因为它采用了类似plasma cash的机制,但是更加提高。Plasma cash的限制是你可以发送特定的币,但是和Plasma debit相比,币就像是状态通道。比如现在你可以发送无限小的币。

Vitalik: Plasma debit有趣在于它有些结合了Plasma和状态通道的优点。

Plasma上实施智能合约的突出挑战在哪里?

Karl: 最大的问题是,如果你采用状态通道,你实际是脱离主链的,所以Plasma实际给你保证你的资产依然存在主链上,但是如果你有了这样的任意的状态,谁会有那样的任意状态?不可能非常复杂。可能是一种游戏,有10个参与者。谁能否说我们现在能否搬到主链来增加安全性。对于层级和退出,有复杂性。在某种程度上有技术可能性,但仍然有些复杂。

David: Plasma其实在以太坊上是可恢复的,当你深入通用的计算和复杂的智能合约,首先你需要谁会退出,但是只要你懂得复杂的执行逻辑,它就会变得十分复杂。尤其一旦你编写一种依赖于其他合约的合约。这是因为如果突然间plasma链不工作,它对你一种合约的紧迫的拍卖。它是时间上敏感的选项。突然间你退出的话,会花时间。导致一切都遭殃了。

Karl: 我认为有其他技术比如说状态通道在短期来看,对一些游戏是适合的,同时存在对plasma和状态通道的非传统看法的架构,能够结合或者吸引小范围参与者。这是非常有趣的领域研究,我们首先对实现token转账非常感兴趣,这会积极影响很多人,一旦有了,将会有大量的令人兴奋的研究。

提问:Plasma会取代其他的状态通道实行吗?

Vitalik: 这个问题就像我们有瑞士军刀,为什么大家还要用普通的刀呢?简单的工具依然有使用价值。简单工具减少复杂性,做单间事情更简单。因此会有很多应用。我绝对相信在Plasma和状态通道上有很多工作可以做。

本文为以太中文网独家发布。更多视频精彩回顾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