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的生命权和财产权谈到加密货币

开篇我们从一个经典的问题谈起,人从哪里来,又往何处去?在西方的宗教体系里面(包括天主教、基督教、东正教),以及圣经的创世纪里面都说过,人是从神而来的,是上帝创造了人,圣子耶稣又救赎了人,圣灵则充满了我们的身体。我们身体,是圣灵的殿堂,圣灵住在我们每一个人心中。因为是神创造的人,因此人生而平等,在基督教里面没有,没有上下之分,每一个人无论年纪大小,也无论地位高低,互相之间都以兄弟姐妹相称,都是上帝的子民。因此,在人的尊严面前,人人平等平权,这就是西方哲学的基础,也是现代文明的基石。

每一个人的生命都来自于神,我们的父母,就像牧羊人一样,养育了我们这些幼小的羔羊。他们在我们年幼的时候保护我们,传授我们知识,教会我们学习和成长,因此我们也理所当然的要孝敬他们,伺奉他们。正如圣经上说的,当孝敬父母在世长寿,这是诫命之一。

    我们中国人也说人身体发肤受之于父母,但另一方面,我们每个人之间的关系是平等的,也是独立的,因为生命是上帝所给,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权利,去过好我们自己的人生。我们不是为了任何人而活着,而是有我们自己的事业要去做,由我们自己的使命去完成,这就是现代文明的核心价值。

    那么下一个问题是,作为独立的个体,人人而应当拥有的财产权是谁的呢?每一个人是否有权利去处分我们自己的财产呢?答案当然是,有的,我们不仅有权力去处分自己的财产,恐怕也只有我们自己才有权力处分自己的财产。我们只拿出十诫,里面说不可杀人,不可奸淫,不可偷盗,不可为他人作假见证,不可贪图别人的田亩妻子和牛羊。在十诫里面至少有两条,是和财产相关的,不可偷盗;不可贪图别人的田亩妻子和牛羊。而整个现代的法律体系以及各类平权宣言,究其根本,他们的精神来源都是来自于圣经,是整个西方文明或者现代文明的基石。因为人最本质的生命是神给的,因此每一个人之间是平等的,任何人和人都没有任何从属关系,所以任何一个人都没有权利去处分别人的财产。换句话说,每一个人都有权利去处分属于自己的那部分财产。当然前提是这份财产是合法的,而即使是非法的财产,在现代文明里面也不可以被他人随意处分,而必须要经过控诉双方的申辩和法律的审判。如果忽视这样一个基本的事实,那我们距离现代文明就会相去甚远。人的生命权,财产权,与生俱来,属于个体所有,理应得到尊重,这在现代文明社会里应该说是一个基本共识。现在的我们很难想象,在黑暗的中世纪时代,诸如“欠犹太人的债可以不必偿还,犹太人不可以与其他人签订契约“,”任何下级都不能合法的起诉他的上级“,”个人可以全权处理他用劳动所换来的成果,除非他是一名奴隶”等不平等不平权的条款堂而皇之地被写入了法律并得到严格的执行。现在的我们也很难想象,如果再回到个人的生命,或者财产权都能被其他人随意处置或者剥夺的时代,我们即将要面对的会是何等的罪恶和恐惧。因此人人都平等的拥有自己的生命权和财产权,未经审判不可以剥夺,这就是现代文明的基石,也是法治的根本原则。同样的,对于加密货币,例如比特币或者以太坊,也是如此,无论大家对比特币的价值是否认可,从原则上来说,人民应该拥有选择的权利,而不应该被褫夺。

从基督教教义乃至现代国家的宪法,无一不是从法律条款或精神信仰上去塑造人人平等平权的一个价值观,而比特币与以太坊这些基于分布式账本和加密技术所诞生的区块链技术,则第一次尝试从技术上去保障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基本权利。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货币,他们当然没有实体财富的背书,也没有主权国家的授权,但它们在经过多年的发展后,由于去中心化,密码学和社区自治的特征,在相当一部分人的眼中,拥有了“信任“二字。由于加密算法的特征,使得除非自己泄漏,否则不可能丢失,也不可能被别人随意处分。由于去中心化,尤其是比特币遍布全世界超过1万多个节点,使得比特币无法被中心化的任何组织或者个人所控制。信任是一个文明社会最为珍贵的价值,而当一样东西拥有了信任二字,那么他就拥有了交换的价值,也就可以被看作一种商品,甚至是一种货币。

毋庸置疑,人人都平等的拥有自己的生命和财产权,但由于人类个别的贪欲和私念,这种生而平等的权利却并不是时时处处都能得到严格的遵守,即便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被写入宪法的现代国家,仍然有层出不穷的案例在破坏这种与生俱来的权利。在人类的历史上,出现过无数种货币,从贝壳,到铁币,到铜币,到黄金,到白银,直至目前各个国家的主权货币,甚至统一的主权货币(如欧元)。这些货币的历史发展,都在解决信任和便携性的问题。但并不是主权货币就是天生被信任的,远的可以追溯国民党时期的臭名昭著的金圆券,还有一战之后崩盘的德国马克,近的就说津巴布韦政府发行的万亿单位的纸钞,一旦一样东西也好,商品也好,货币也好,失去了使用者的信任,失去了对拥有者权力自处的保障,那么就丢失了他最基本的功能,那就是交换的功能。如果一种货币没有办法进行交换,那么它本身就失去了货币的最根本的特征。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黄金是一种非常完美的全球通用货币,因为黄金的不可再生性,匿名性,除了携带性略差之外,几乎毫无缺点可言。这也是在最开始的时候美元和黄金要进行绑定的核心原因,因为美元绑定了黄金,进而给黄金提供了便携性。

而比特币这样的加密货币来说,我们可以认为他就是新一代的黄金,不可再生性,无法被篡改,以及比美元更完美的便携性和匿名特性。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比特币为保障人类私有财产权提供了一种比黄金更为可行的选择,而这种选择的权利应该得到尊重。

今天我们从一个“小问题”,人从哪里来,谈到了人的最基本权利,生命权和财产权,进而谈到了人往何处去,那就是人人生而平等的生命权和财产权必须得到充分的保障,以维护人类永恒的不可磨灭的个体尊严和自由。而比特币以及以太坊这些加密货币本质上是给了大家一种选择,给了大家一种进行财产配置的可能性。而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是人与生俱来的,不应被剥夺。

任何科学技术进步的根本意义,就是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美好,就是让人生而平等的权利和自由能得到更为充分的保障。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